Judas Priest

Judas Priest

 英国
犹大圣徒(Judas Priest)是一个重金属乐队,在1968年成立于英国中部的西北方,靠近伯明翰市的地方。原始成员是吉他手肯尼斯·唐宁(Kenneth "K.K." Downing)与贝斯手伊恩·希尔(Ian Hill)。犹太祭师典型的成员包括唐宁、希尔,主唱罗伯·哈尔富德(Rob Halford)与吉他手格兰·提普顿(Glenn Tipton)。他们被认为对许多重金属乐手以及乐队具有影响力。在重金属乐队中他们受欢迎的程度以及地位使得他们获得了“金属上帝”的称号。至今为止在全世界的专辑销售量已超过三千五百万张。风格类型Album Rock(专辑摇滚) British Metal(英国金属) Hard Rock(硬摇滚) Heavy Metal(重金属) New Wave of British Heavy Metal(英国重金属新浪潮) Speed Metal(速度金属)乐队成员现在成员:Rob Halford - lead vocals (1973-1993, 2003-present)Richie Faulkner - guitar (2011-present)Glenn Tipton - guitar, keyboards, backing vocals (1974-present)Ian Hill - bass (1968-present)Scott Travis - drums (1989-present)过去成员K. K. Downing - guitar, backing vocals (1968-2011)John Pattridge - drums (1968-1970)John Ellis - drums (1970)Chris Campbell - drums (1971-1973)John Hinch - drums (1973-1975)Alan Moore - drums (1971, 1975-1976)Les Binks - drums (1977-1979)Dave Holland - drums (1979-1989)Tim "Ripper" Owens - vocals (1996-2003)Al Atkins - vocals (1968-1973)Priest的第一任鼓手John Ellis于71年十月离开乐队,由ALAN "Skip" Moore取代他的位置。Moore呆到这年的年底,又被Chris "Congo" Campbell取代。尽管经常更换鼓手--12个月内换了4个,他们还是在自己的家乡地区举行了更多的演出。实际上Priest开始准备在伦敦举行一场专场演出了。 1972年Priest开始在他们家乡以外的城市演出,象曼彻斯特、利物浦,还有伦敦。后来严重的资金短缺导致了Atkins与Campbell的离队。考虑到重圆乐队,Ian的女朋友--后来成为他的妻子--Sue Halford推荐她的兄弟Rob填补主唱的空缺。Rob Halford加入乐队的同时带来了鼓手John Hinch。在这一年的余下时间里,以比以前更金属化的音效为标志,他们在全国各地俱乐部来回演出。这一年的头几个月,Priest在德国、挪威及荷兰的一些俱乐部举行了专场演出。其中的一场演出,他们引起了当地一位音乐制作人(来自Gull Records公司)的注意。他将乐队带进录音室录制他们的第一张LP Rocka Rolla。1974年4月16日他们与Gull公司签约。为使他们的音乐更有力度,乐队雇用了吉他手Glenn Tipton,他成了Downing的长期合作者(唱片公司认为4人乐队更合乎常规些,5人乐队听起来不太好)。Priest进行了一些天的排练后,进入录音室花了3个星期录制了这张LP。Rocka Rolla于1974年9月6日在英国发行。乐队并不满意它的制作,但认为音乐本质还是很强劲的。专辑发行后,乐队继续在固定的地方演出。1975年基本上为Rocka Rolla作宣传而都在欧洲巡演。对于这张专辑,Rob描述道:“录在胶盘上的音轨听起来好像我们是在垃圾桶里录的音。”为扩大影响,Priest决定在Reading音乐节上举行一场演出。那次他们用极具能量和力度的音乐震撼了每一个人。演出以后鼓手John Hinch离开了乐队,而Alan Moore又重新加入乐队开始为第二张专辑作准备。1976年Sad Wings Of Destiny(命运悲伤之翼)发行了。由于是由一个小地下公司发行的,这给乐队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因为公司不能给他们提供任何支持。实际上他们还得靠白天工作来完成演出。Sad Wings Of Destiny是于1975年12月在伦敦的Morgan录音室录制的,1976年3月发行。尽管公司没有为他们提供资金,他们还是在英国进行了广泛的演出。在这困难的时候乐队成员都紧紧地团结在一起,最终国际大公司CBS/Columbia提供给他们一笔资金。多年以后,这张专辑被誉为乐队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和之后发行的Stain Class并驾齐驱。与CBS/Columbia签约后,乐队一头扎进录音室录制他们的第三张专辑Sin After Sin(罪恶重重)。这次是Deep Purple的贝司手Roger Glover作他们的制作人(这时的鼓手是Simon Phillips)。77年春,Sin After Sin发行后,他们开始进行美国巡演。那时英国最流行的乐队是the *** Pistols,没有多少人听重金属,而Priest在美国的听众比在英国的多得多。Priest的首场美国演出于1977年6月17日在德克萨斯的Amarillo举行。他们发现自己可以在有78000个座位的开放大厅里演出了。(唯一的牢骚来自K.K.,他说食物不合胃口!)Priest的首次出国演出以那次在奥克兰与Led Zeppelin联合举办的演唱会结束。78年2月Stained Class(釉面品质)发行,对于很多金属迷来说,这张充满了奇妙金属riff的专辑无疑是重金属历史上最伟大的专辑,后世的很多金属乐迷甚至乐手都将这张专辑列入自己的首选金属专辑。同时,Priest在商业上也取得成功。月末他们开始在英国巡演;3月又回到美国,与Foghat一起开始巡演。在这次巡演中,Priest充分展示了自己。78年8月,乐队首次在日本亮相。从日本回来后,乐队与制作人James Guthrie一起完成了新专辑的录制。以Killing Machine(杀戮机器)为标题,此LP于1978年10月在英国发行,乐队同时也为专辑的发行举行巡演。1979年The Killing Machine在美国以Hell Bent For Leather(对皮革的狂热嗜好)为标题发行,其中还多加了一首歌The Green Manalishi。从1979年2月27日到5月6日,他们举行了45天的美国巡演。Take On The World成了Priest的第一支英国上榜单曲。为支持他们突破性的LP Hell Bent For Leather,乐队又开始了世界巡演--包括东方。专辑并没有马上取得商业成功,但这似乎更巩固了乐队的形象,他们听起来是摇滚界一支最强劲的势力。在79年的夏天,Priest在英国Ascot的Ringo Starr录音室剪辑录制了一张现场。这时鼓手Les Binks离开了乐队,Dave Holland过来填补了空缺。当乐队与KISS还在巡演的路上时,Unleashed In The East(释放在东方)便已出现在唱片店的货架上了。接下来又在北美举行了几场大型演出,最终乐队以与AC/DC一起在欧洲的巡演结束了1979年。乐队于1980年头录制了新专辑British Steel(英国钢铁),在3月英国巡演的最后一个星期发行,打入了英国专辑排行榜第3位。专辑在美国大受欢迎,被RIAA评为黄金唱片使得专辑更容易地取得了成功。同年,Priest参加了首届Donnington的Monsters Of Rock音乐节。秋天,乐队进入地中海的Ibiza岛录制新的录音室LPPoint Of Entry(进入点)于81年春天浮出水面,它在欧洲和美国有不同的封面设计。一些人对Point Of Entry感到失望,因为它改变了风格。虽然如此,这张专辑还是被证明是他们最成功的专辑之一。世界巡演于2月开始,使得Priest在路上一直呆到了11月。在夏季短暂的休息时,他们开始为下一张专辑作准备。1981年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巡演,乐队决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抽出更多的时间来录音,这一次他们又来到了Ibiza。混音工作在迈阿密结束,Sceaming For Vengeance(为复仇而尖叫)最终于82年的夏天发行。为宣传这张专辑他们举行了长达几个月的巡演,他们横穿了美国六个月(美国巡演于8月26日在宾夕法尼亚的伯利瀚开始)。勤奋的工作终于得到回报。Sceaming For Vengeance最终被评为白金唱片,乐队也受到更多的尊重。1983年Priest过得更轻松些。Sceaming For Vengeance被证明是乐队突破障碍的成功之作。他们的巡演于这年的春天结束,乐队开始为下一张LP创作素材。在5月的纪念日周末上,乐队在美国的加利弗利亚于300,000名乐迷前举行了演出。他们在这一年余下的时间里,与Tom Allom一起录制新专辑。Tom成为Priest的一位杰出的制作人。乐队的新专辑Defenders Of The Faith(信仰护卫)没有立即发行,乐迷们只有欣赏它的先期作品。当这张专辑巩固了Priest的新崛起的金属教父地位时,由于Ratt和Motley Crue(他们都声称主要受了Priest的影响)对他们的喜爱,他们却受到了来自通常忠诚的追随者的意外的抵抗。12月完成了新专辑后,Priest出现在西德多特蒙德的重金属节上。在伦敦还录制了Freewheel Burning的影带。当Defenders Of The Faith出现在街上时,乐队正在欧洲巡演。3月16日,另一个马拉松似的美国巡演又在尼亚加拉大瀑布开始。Defenders Of The Faith巡演最终在日本结束。84年10月,Glenn,Rob和K.K.在西班牙的Marbella开始为新专辑作准备。这是平和的一年,没有专辑发行也没有巡演。Priest从过去几年旋风般活动中休整下来。从2月开始到早春,他们在令人羡慕的Compass Point录音室里录制新专辑。那时数字录音刚开始,制作人Tom Allow及乐队准备用它来提高新专辑的整体音响质量。同时,一个年轻的具有抱负的鼓手Scott Travis(来自弗吉尼亚的诺福克),正准备到洛杉矶去加入一个叫Racer_X的乐队...在过了一个如此漫长的“安息日”后,他们于3月发表了第11张专辑Turbo(快)。尽管没超越Sceaming For Vengeance的水准及邪恶,但它比Point Of Entry得到更多各式各样的反应。老乐迷不喜欢电子效果和吉他synth的加入,另一方面,Priest因Turbo紧跟了八十年代的金属风格而被一些新乐迷所接受。这张专辑在英国登上了排行榜第33位,但只在榜上停留了4个星期。五月,乐队开始了Turbo-Fuel For Life的世界性巡演,他们几乎到了世界各地,除了英国。Halford也开始表现出古怪的举止(就如一个摇滚巨星),他坚持要坐火车跑完整个德国。Turbo-Fuel For Life中的18首歌被选入Priest...Live!双盘专辑,于6月发行。之后又发行了Priest...Live!的影带。这张专辑在英国仅登上了排行榜第47位,这主要是因为Priest从1984年后便没有光临英伦,英国乐迷已忘记这支乐队为何物了,而且由于激流和速度金属的出现,他们开始寻找能令他们“发抖”的东西了。为电影Jonny Be Good重新录制的Chuck Berry的经典歌曲Jonny B Good,使得英国乐迷对这支乐队重新发生了兴趣。但新闻界对Priest的回归反应冷淡,称他们“曾经的存在”和“与今天的音乐无关”。新专辑Ram It Down(击毁它)于5月发行,虽然在内容上并无革新,但仍爬上了排行榜的第24位。Priest缓慢地但确实是“回家”了,他们本年度的巡演当然也包括了英国。完成了令人精疲力竭的欧洲和美国巡演后,鼓手Dave Holland由于家庭问题离开了Priest。这期间,洛杉矶乐队RacerX解散了,剩下鼓手Scott Travis等着与人签约。Rob Halford听RacerX的歌已好几年了,所以当Rob Halford邀请Scott Travis加入Priest时,Scott--Priest的歌迷,曾在1982年的Sceaming For Vengeance巡演上找Glenn要过亲笔签名--觉得美梦成真了。随着新的十年开始,Priest开始与他们新的“动态鼓手”为近两年来的第一张专辑排练。他们在自己的排练室准备了所有的歌,便飞到荷兰去录音。尽管Painkiller(止痛片)可以在1990年早些时候发行,但发行时间还是被在Reno法庭上揭露的某些事情推迟了。Priest的两位乐迷James Vance和Raymond Belknap, 死于一份自杀协定,他们的父母坚决地谴责这场悲剧是由乐队本身造成的。他们声称Stained Class专辑中的那首Better By You Better Than Me中宣扬的某种潜意识的东西直接导致了少年的自杀。Priest现在只有直接面对来自家长和他们的律师的敌意,也取消了计划中的欧洲巡演。最后Vance家和Belknap家要求Priest为他们儿子的死赔偿620万美元。通过几个星期的法庭审判后(在这期间媒体不断加大报道),法官Jerry Whitehead裁定Priest对两少年的死不负任何责任。最重要的也是最悲哀的是,事件的原因是这两个少年在暴力和禁锢的环境中长大,学习又不好,而且在自杀的当天他们吸了毒且神情沮丧。8月,Priest放心地但又疲惫地离开了内华达法庭,继续他们被推迟的事业,于9月发行了Painkiller,而10月又开始了美国巡演。1991年Painkiller巡演又回到了欧洲;在巴西的Rock In Rio II节上的演出也取得了成功,这证明了在这许多年后,Priest还有能力“象攻城槌般重击这个世界”。好景不长,1992年,主唱Rob Halford让乐迷感到震惊,乐队其他成员也说他想离开Priest去发展个人事业。带着鼓手Scott Travis,Halford新组了乐队Fight。次年Fight发行了首张专辑War Of Words(战争宣言)。CBS也为JUDAS PRIEST发表了一张叫Metal Works(金属工程)的双专辑,里面的32首歌都是由乐队成员(包括Halford)自己挑选的。Priest仍旧由于没有主唱而无所作为。Judas Priest难道就这样完了吗?直到1995年,乐队才开始在杂志上登广告招聘新主唱。反应太强烈了:有超过一千的来自世界各地的申请者想要填补Halford的空缺。在认真地听了所有歌手的演唱后,他们最终确定下来30位候选人。Glenn和 K.K.开始为下一张专辑进行创作。同时,Fight解散了,Scott Travis听到关于新专辑的消息后又回到了Priest。1996年3月的一天,Scott Travis带来了一盘录像带,放起来后,他们差点晕倒-- Tim Owens,一个从俄亥俄Akron来的28岁的歌手,正是他们要找的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过象他一样的人。他被直接带到英国试唱,当他刚唱了Victim Of Changes的头几句,Glenn便打断了他对他说:“Ok,你被录用了。”乐队终于找到了他们想要的人,便开始录制新专辑Jugulator。Glenn Tipton开始和Cozy Powell, Robert Trujillo, Billy Sheehan 及John Entwhistle录制他的第一张个人专辑Baptizm Of Fire(火的洗礼)。最初,Tipton打算只负责吉他部分,但对演唱尝试几次后,他决定还负责演唱。Baptizm Of Fire 于2月发行,得到了乐评的称赞。同时Jugulator的工作也在继续......此专辑本来打算在5月发行,但被推迟到了10月底。乐队七年的沉寂终于被打破了。Jugulator专辑中,JUDAS PRIEST乐队加重了他们的声音,在很多地方显得更为现代,重型的吉他riff听来有些象死亡金属的感觉。实际上,在歌词上,JUDAS PRIEST也加入了大量死亡的话题,这使得我们有理由相信,JUDAS PRIEST即使在今天这个极端金属时代,也不会落后半步。Jugulator巡演是对JUDAS PRIEST的一次严峻考验,因为这是Ripper Owens第一次参加巡演,他是否能被听众接受是一个很大的悬疑。幸运的是,Owens受到了歌迷狂热的欢迎,人们丝毫不把他当作外人。在演唱会上,人们高声叫喊着他的名字,甚至有不少人就是为了看Ripper而专程来参加演出的。或许Ripper的经历正是一场典型的美国式梦想,人们更感兴趣的正是这样一个只有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情节。不久之后,乐队发行了新的现场双张专辑,Live Meltdown。这又是一张超重的专辑,Glenn Tipton和KK Downing的吉他看来一点也没有衰老的迹象,他们能做的比以前更重。就在这个时候,乐队的原主唱Rob Halford却对JUDAS PRIEST的这种做法表示不屑,他顽固地认为重金属已经过时了。1999年Ripper Owens的故事开始被搬上屏幕,现在真的变成电影情节了。2000年初,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传了过来,Rob Halford洗心革面,重新拾起了重金属的利仞,他的全新个人专辑完全是纯粹的重金属音乐,几乎和Painkiller同样出色。就在金属歌迷对他重新表示拥戴的时候,Halford宣称他期待着重新加入Priest。如果能够实现,我们将再次听到经典的Priest之声。2001年初,JUDAS PRIEST发表了新专辑Demolition,虽然并不太理想,但是同期上映的那部以Ripper Owens的故事为原型的电影“Rockstar(摇滚明星)”却使更多新歌迷间接认识了JUDAS PRIEST,所以专辑卖的还算可以。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Rob Halford能回到JUDAS PRIEST,那才是真正的经典组合。Rob Halford现已回归Judas Priest获得第52届格莱美最佳金属演奏(Best Metal Performance):《Dissident Aggres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