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类-孙燕姿


歌手 : 孙燕姿
专辑 : Stefanie
语种 : 国语
流派 : Pop
时长 : 03:32

FLAC 无损音质 百度云网盘下载

 下载无损音乐flac,请 登录

APE 无损音质 格式下载

 下载无损音乐ape,请 登录

AAC(192kbit/s) 极高音质 下载

 下载极高音质aac,请 登录

OGG(192kbit/s) 极高音质 下载

 下载极高音质ogg,请 登录

MP3(320kbit/s) 极高音质 歌曲下载

 下载极高音质mp3,请 登录

MP3(128kbit/s) 流畅音质 下载

 下载流畅音质mp3,请 登录

LRC 同类 歌词下载

 下载歌词lrc,请 登录

TXT 同类-孙燕姿 文本歌词

同类 - 孙燕姿 (Stefanie Sun)

词:易家扬

曲:李偲菘

雨后的城市

寂寞又狼狈

路边的座位

它空着在等谁

我拉住时间

它却不理会

有没有别人

跟我一样很想被安慰

风 停了又吹

我忽然想起谁

天 亮了又黑

我过了好几岁

心 暖了又灰

世界有时候孤单得

很需要另一个同类

爱 收了又给

我们都不太完美

梦 做了又碎

我们有几次机会

去追

我拉住时间

它却不理会

有没有别人

跟我一样很想被安慰

啦啦啦

风 停了又吹

我忽然想起谁

天 亮了又黑

我又过了好几岁

心 暖了又灰

世界有时候孤单得

很需要另一个同类

爱 收了又给

我们都不太完美

梦 做了又碎

我们有几次机会

去追

不晓得为什么爱

又稀少又昂贵

云在半空中

被微风剪碎

回忆也许美

可是正在飞走对不对

精彩乐评(13)


留学的时候经常听着这首歌就哭了,那时候刚到外国,一个人在异国他乡非常不适应,言语也不通,只能经常自己一个人听歌,记得有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忍不住哭了出来,而且是在公交车上,我下车后就有人过来问我没什么事吧,当时还挺感动的。

妈妈说“你们这一代人就是看的太清楚,活的太明白,所以什么都得不到。不像我们那一代人,糊里糊涂,懵懵懂懂,结了婚,生了孩子,所以该有的差不多才会都有。一辈子也就这样过来了,没有那么多无关紧要可想的。”

超级喜欢这首歌啊,上高中的时候经常跟同桌一起听这首歌,我们两个人都很喜欢孙燕姿,经常用零花钱买磁带听,没钱的时候就两个人轮流买磁带,然后互相借着听。。。那时候真的好幸福啊,我们就是两个同类,到现在还保持着联系。

曾经单曲循环三天的歌,我感觉自己好像喜欢女生了,可惜我对象不同意

孙燕姿是我很喜欢的歌手,上高中的时候她刚开始红,那时候就买了很多她的磁带听。。。这首歌我一直都很喜欢,特别适合单曲循环,也算是她的金曲之一吧,李偲菘和易家扬给孙燕姿写了太多好的歌曲,互相成就吧。。。

在安宁的天黑黑中,你涂着浓眉毛,因为直来直往的任性逃亡在流浪地图,这一刻天空中放飞着你的风筝,怀着超快感奔在太阳底下,你的眼神告诉我这是我要的幸福,我的爱从零开始永远不会写上休止符,不能和你一起度过完美的一天使我眼泪成诗,但我学会反过来走走,我不难过我知道不管明天晴天还是雨天我们仍会拥有一样的夏天。听见你的声音,了解你的另一张脸是我未完成的心愿,在没有人的方向,希望你能年轻无极限继续未知的精彩

爱的太痛,不会再爱了……或许吧,独自一个人,坐在了天台上,喝着啤酒,那种感觉,真的很寂寞,但是已经习惯了习惯了一个人旅游,一个人的座位,一个人的电影,走在这条路上,我见过许许多多的同类,但是能走到最终的人太少了,我花了三年时间,一个人开着车,去过西双版纳,走过云南大理,也曾到过北海,见过黄山怪石,但是曾经陪在我身旁的人,却已经不见了,身下的只有道袍香烛,经卷点点……

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走兽,有飞虫,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口,人情味十足。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窄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惟我空余两鬓风。——孩童走兽飞虫自然热闹,可那都和你无关,这就叫孤独。——林语堂

我们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所以我们都是孤独的存在在繁华的尘世间感觉到的是空虚身边的人很多而那个位子是空的直到啊你出现了你就像另一个我你坐了下来不需太多言语一个微笑就够了我们惺惺相惜却总是打打闹闹因为啊我知道你不会走的“那个人找到了吗”“找到了”找到就别放手了

这首歌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是高一 孤独了那么多年 差不多十一年了 现在听来 还是一样的感觉

愿有人问你粥可温,愿有人陪你立黄昏,愿有人与你颠沛流离,愿有人恋你从青丝到白头,愿有人爱你从天光乍破到暮鼓晨钟,愿海底月是天上月,愿眼前人是心上人,愿看到这条评论的所有陌生人都能体会以上句子的意义。

孙燕姿《同类》中有一句很喜欢的歌词,“我拉住时间,他却不理会,有没有别人和我一样很想被安慰”,慢慢的长大,慢慢的学习伪装和冷漠,慢慢的逃避热闹的人群,其实我们不是另类,而只是渴望有个同类,一个能够明白我们的躲避是害怕,而非冷漠。“心暖了又灰,世界有时候孤单得很需要另一个同类”。

最喜欢的女歌手,每次最孤独的时候,总会听她的歌,有时候甚至分不清,是我懂她的歌,还是她懂我们的心。